暴风影音会员账号.王者视频软件——暴风影音的陨落(下)


暴风影音会员账号.王者视频软件——暴风影音的陨落(下)

暴风影音会员共享:


账号1:74578638@hotmail.com 密码:Su73kj4QTPT63
账号2:161654622@gmail.com 密码:Pe3teH5P7P4
账号3:308899572@gmail.com 密码:Tj7Pia1D4796
账号4:68353932@jd.com 密码:7r888UG6P99

暴风影音会员共享

  除了资本市场的捧杀以外,促使暴风科技股价高企的另一个原因,和其所讲的“战略故事”有关。继“暴风魔镜”之后,冯鑫还在2015年5月18日提出了公司发展转型的“全球DT大娱乐”战略—将从一家网络视频企业全面转型,成为一个互联网娱乐平台。

  所谓的“DT”即Data Technology数据科技。暴风科技的“全球DT大娱乐战略”从四个角度推进:第一,通过DT大娱乐,扩大用户群体增加影响力;第二,乘法服务,即服务多样化,扩宽业务范围;第三,乘法的商业,探索新的商业模式,开发新增赢利点;第四,全力国际化,将用户扩展至全球范围,寻找更大的用户规模和用户红利,用暴风科技的互联网产品和模型,服务全球用户。

  但是,一场突如其来的“股灾”打乱了暴风科技设定的节奏。实际上,暴风科技2015年3月24日登陆创业板,遇到了一个最好的时期,也遇到了一个最糟糕的时期。

  暴风科技登陆资本市场的2015年3月,正值中国股市的牛市时段。当年的年初,创业板平均市盈率已经高达64.51倍。但是,这轮牛市却建立在高杠杆上。2015年1月5日,2015年的首个交易日,沪市融资余额为7000.07亿,深市融资余额3295.75亿,沪深两市融资余额为1.0295万亿。2015年6月18日,沪深两市融资余额达到本轮牛市的顶点2.3万亿,不到半年融资余额翻了1倍多。除了正规的两融外,还有大量的场外配资也迅速加剧流入股市。

  为了整顿市场,证监会采取措施去杠杆。2015年6月5日,禁止未经批准的融资融券活动,2015年6月12日要求自查场外配资。2015年6月13日,禁止券商为场外配资提供便利,关闭所有HOMS接口。由此,股市从牛市向熊市加速转变。在资本市场,将这一变故称为“6.15事件”。

  而在“6.15事件”期间,暴风科技因有资产重组项目,实际处于停牌阶段,但是正如冯鑫当时所称,“虽然暴风科技属于停牌状态,但躲是躲不过去的”,到了2015年7月13日,包括暴风科技在内,有359家上市公司复牌,他们尽管躲过了“6.15事件”,暴风影音会员账号但还是无一能逃过开盘即跌停的命运。

  但是,无论是“稳定”方案以及倡议的“兜底式增持”,暴风科技还是没能稳定局面。到了2015年7月30日,暴风科技股价落至130.14元/股,较当年5月21日疯狂时期创出的327.01元/股最高价,折了六成,市值蒸发326亿。

  伴随着暴风科技股价的不断折损,投资机构开始择机出逃。复牌前的2015年6月底之前,王亚伟旗下的千合紫荆1号持暴风科股票数量为128.28万股,占比为4.28%,位列第一大流通股股东,但暴风科技披露的当年三季报中,在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已无“千合紫荆1号”,由于第十大流通股股东持股51.58万股,千合紫荆1号在三季度至少减持暴风科技 76万股。

  大批资本的相继离去,暴风科技需要一场新的战斗胜利来扭转局面。在2015年向2016年的时间切换中,暴风科技做出两项行动:第一是在2015年底前推出暴风TV产品,正式进军互联网电视市场;第二,宣布一项拟重大并购重组计划。

  暴风TV产品正式推向市场的时间为2015年12月2日。其产品包括42吋、50吋、55吋三款,售价分别为2598元、3598元和4398元起。这一售价与当时的小米、乐视差异不大。当时乐视顶配55寸Pro电视定价5499元,一般55寸电视定价3699元。暴风TV首批上市5万台,一年内销量目标是100万台。

  2个多月后,2016年3月14日,暴风科技发布《北京暴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报告书(草案)》(以下简称草案),称公司拟通过资产并购重组的方式,收购稻草熊影业、立动科技、甘普科技的股权和团队,进军影视、暴风影音会员账号游戏、海外三大业务,进一步完善全球DT大娱乐战略布局。

  但是,暴风科技很快收到了来自深交所的对重组问题的问询函,2016年6月7日,证监会发布公告称,暴风科技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方案未获通过。理由是:标的公司盈利能力具有较大不确定性。

  尽管,并购重组未成,暴风科技也在积极推动多个DT大娱乐项目的进程,但短期收效甚微。截止2016年财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6.47亿,同比增长152.61%,但是净利润亏损2.42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281万,同比下降69.53%。紧接着,2017年第一季度续亏。

  基于资本市场风云以及对暴风科技自身的投资价值评估,2017年第一季度,暴风科技的投资机构已从2016年底的60家,缩减至6家。期间,暴风集团从46元/股跌至37元/股。减持机构包括深圳金涌泉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及多只基金。按照基金进入和退出的时间来看,这些基金大部分都出现了亏损。

  2017年一季度末,机构持仓中,基金只剩下富国创业板指数分级证券投资基金和易方达创业板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一般法人有北京和谐成长投资中心和深圳金涌泉投资企业。

  进入2018年,冯鑫提出了“All for TV”的集团战略,并首次披露未来TV业务整体注入上市公司的规划。他表示,“如果TV业务在2018年底达到盈利预期并符合相关要求,上市公司考虑寻求进一步增持股份,谋求暴风TV业务整体注入上市公司。”根据此前规划,暴风TV2018年将实现单用户盈亏平衡,2019年进入整体盈利期。”

  提出“All for TV”战略后,2018年4月19日,暴风集团发布了其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公司营业收入达到19.15亿,同比增长16.25%,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5513.93万元,同比增长4.41%。其中提到,在过去的2017年,暴风TV聚焦AI电视,以AI电视为突破点,抢占人工智能先机,实现营业收入13.48亿元,同比增长45%,2017年电视产品亏损减少32%,亏损率显著缩窄,同时,TV单台平均销售单价提升33%,运营端的收入实现约6700万,同比增长约370%,互联网运营能力大幅提高。

  根据2017年财务业绩,似乎可以暂时缓解公司的压力,但其后发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业绩,不乐观的数据从暴风集团2018年一季报中传递出来。

  其后,公司亏损继续,至2018年上半年结束,暴风集团净亏损突破1亿,为-1.06亿元。不过,其财务显示,暴风电视实现销量约46万台,同比增长29.7%。为此,冯鑫针对这一业务长板进行亲自宣传,以博眼球。

  2018年7月9日,暴风集团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暴风集团订阅号”上公开发布《三年大考,暴风雨中的暴风》的文章。微信文章主要内容为冯鑫的对话实录。文中提及,“暴风TV”要在2018年完成200万台的销量,且2019年要进入盈利期,2020和2021年至少有一二十亿利润的期望值。

  但是暴风集团这一行为,很快被深交所认定为违反了《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修订)》中的相关规定。同时,深交所要求暴风集团及冯鑫充分重视上述问题,吸取教训,切实采取有效措施,杜绝上述问题的再次发生。算起来,这是暴风集团第二次因缺乏上市规则认知,而遭深交所要求整改。

  那么,被冯鑫视为公司核心利益的TV业务情况究竟如何?事实上,暴风集团的电视业务可能处于“卖一台亏一台”的尴尬状态。根据2018年中报数据参考来看,上半年暴风集团销售商品的毛利率为-15.25%,同比下降7.70%。

  暴风集团的亏损状态在整个2018年一直在延续。公司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营收2.4亿元,同比下滑45.89%;净亏损1.22亿元,同比下滑2805.93%;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亏损为1.24亿,同比下滑11497.85%。

  基于暴风集团的亏损加剧,且难见好转,刺激了首发股东以及公司董事的减持行为的发生。在2018年第三季度业绩预告前,暴风集团曾于10月8日公告部分首发股东减持公司股份计划实施结果。

  另外,根据暴风集团在2018年8月4日公告称,公司董事崔天龙、助理总裁李媛萍、副总经理张鹏宇计划在公告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4个月内,减持股份数量合计不超过28.5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0.09%。减持前,崔天龙、李媛萍、张鹏宇分别持有暴风集团0.62%、0.14%、0.08%的股权,三人减持的股票均来源于此前暴风集团股权激励授予他们的限制性股票,而减持的目的披露为支付股权激励计划个人所得税税款。

  受此影响,暴风集团的股价再次大幅下跌。截止2018年10月18日,暴风集团股价持续下行跌至8.80元/股,跌幅4.66%,公司市值仅剩21亿。

  在公司持续亏损、股价和市值不断下跌背景下,首发股东和内部董事的相继减持,意味着公司的相关利益人、管理者对公司失去信心和耐心,而他们的减持几乎是对困境中的暴风集团釜底抽薪。

  值得重视的是,2018年11月23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原拟定增募资不超5000万元的事项决定终止,并向证监会申请撤回申请文件。其实,暴风集团原设想拟融资的规模为18亿,后大幅降为5000万,显现了暴风集团资金链问题的严重。

  进入2019年,对暴风集团股票的减持行为居然加入了冯鑫自己。今年1月3日,暴风集团披露了部分首发股东减持公司股份计划显示,自去年9月以来,众翔宏泰合计减持45.35万股,套现522.43万元;瑞丰利永减持111.41万股,套现1000万元;融辉似锦减持101.89万股,套现905.81万元。而资料显示,众翔宏泰、瑞丰利永和融辉似锦的实际控制人均为暴风集团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冯鑫。

  此外,暴风集团的董监高团队开始出现动荡。暴风集团上市前,公司董监高团队共14人(独立董事未计入)。上市3年多来,公司重要职务经历多轮替换,原董监高团队,除了董事长冯鑫,只剩下两人,其中2018年下半年有4位离职。

  基于控股股东减持,二级市场也相应做出选择。截至今年1月9日收盘报8.87元/股,公司市值下挫至29亿元。

  至于过去的2018年业绩结果,暴风集团在1月30日发布预告,预计为亏损9.2亿〜9.25亿元。业绩亏损的原因归为:互联网视频行业竞争加剧,公司传统业务(暴风影音)营收有所下降,影响本期亏损约1.7亿元;公司根据经营情况对主要资产的预计可收回金额进行了估计,为公允反映公司财务状况,计提了相应资产减值损失。

  但是,对于公司2018年的亏损原因解释,深交所提出了质疑。2月1日,深交所向暴风集团发出问询函,要求补充披露公司本次拟计提资产减值的明细和金额,说明计提减值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调节利润的情形等。2月21日,暴风集团提交了对问题的解释,并承诺客观、真实、公允地反映公司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不存在调节利润的情形。

  不过,截止本文终稿前,暴风集团在2月27日晚间披露2018年业绩快报中,原定的亏损面被确定了-10.9亿,而营收为11.23亿元,同比下降41%。根据这样的业绩态势,2019年对于暴风集团而言,注定又是一个艰难和负重之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转载请注明:vip共享网-爱奇艺vip会员共享 优酷会员账号共享>暴风影音会员账号.王者视频软件——暴风影音的陨落(下)